卫钺传奇:第七十五章 这姐妹俩非逼死公子容不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狐狸毛虽然珍贵,可也不是特别稀奇啊!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白狐狸毛,它全是狐狸腋下的软毛拼成的,知道什么叫集腋成裘吗?这就叫集腋成裘!白色的狐狸腋毛作面子不经脏,而且太张扬,所以镶在里面作里子,这就叫低调的奢华!

    公子,我喜欢这件!卫钺道。

    我也正有此意呢!来,我帮你披上!公子容亲自给卫钺系上白狐裘的动作好温柔,卫钺又感动了,脸颊都红了,她猛然抬头见公子容的脸也红了,他一直低着头,根本不敢多看她一眼!他居然还是喜欢她的,即使她要嫁人了,他还是喜欢她的吗?

    这时,小云来了,刚好撞见这一幕,公子容的心思小云都看在眼里,可她只笑,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公子容喜欢卫钺这一点,殿里应该没有几个人是看不出来的吧!只是碍于公子容的身份,大家都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紧接着卫珍也来了,卫珍从来都是口没遮拦的,直接来了句:哟!交杯酒都没喝,都开始服侍穿戴了啊!你们也忒迫不及待了吧!

    别乱说!这是如姬夫人赏的,你也有呢!过来,我给你披上!于是公子容把那件灰色的凫靥裘给卫珍披上,拍了拍她的屁股道,嗯!好看!干活去吧!

    卫珍得了凫靥裘很开心,自然什么也不说了!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公子容对别人动手动脚,卫钺屁事没有,可换若把卫珍换成卫瑶,卫钺的肺可能都要炸掉了。

    卫珍走后,公子容再也没有坐到卫钺身边来的理由,他远远的坐在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卫钺也假装看书,她偶尔偷瞄公子容一眼,却发现公子容也在偷瞄她,她们之间明明隔着很远的距离,可是卫钺觉得他们之间的心已经零距离了。

    公子容还是喜欢着她的,卫钺好开心。

    她决定转身时做得那样绝决,可他一勾引她,她又沦陷了,她是一个多么可笑的女人啊!

    下午,卫瑶来上值了,她看到公子容和卫钺那一刻,她立马意识到了什么,脸立刻板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神奇,公子容和卫钺之间明明隔着很远的距离,他们之间除了偶尔有短暂的眼神交流,明明什么都没有,卫钺发誓即使是眼神交流,次数也绝对不超过三次,每次时间也绝对低于一秒,而且最后一次那绝对也是半个时辰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真是奇了怪了,这卫瑶一来,就看出了他俩之间的异样,难道卫瑶和卫钺一样,也有奇异功能,难道她也会读心术。

    就像每次卫钺休息,卫瑶和公子容之间发生了什么,她都能从第二天卫瑶的脸上看出来一样!乖乖,这女人的第六感果然是厉害无比啊!

    卫瑶进休息室中化了妆,就出去买了椒油米粉,坐在饭桌上板着一张僵尸脸,一边吃,一边用筷子戳着碗底

    卫瑶心中又恨又气,她不明白,卫钺都快嫁人了,公子容为什么还不放弃卫钺,这卫钺到底哪点比她好了。

    卫钺不只有未婚夫,年龄又比她大好多,说到脸蛋和身材吧,她的胸虽然没她大,可皮肤比她白啊!她的脸蛋虽然没她可爱,可比她有立体感啊!她的手脚虽然没有卫钺精致,可她比她高啊,卫钺出了天也不会超过1米五八,而她可是有1米7呢!综合对比之后,她俩的硬件条件应该是七七八八不相上下的吧!

    抛开硬件条件不说,关键是卫钺已经和韩太子交往很久了,以韩太子那好色的性子,卫钺说不定已经是破鞋了,这公子容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放着她这个黄花大闺女不要,偏偏对卫钺那只破鞋恋恋不忘。

    卫瑶的气与恨公子容看出来了,他很心烦,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好不容易哄好了一个就会得罪另一个,这两个女人为什么就是不能和平相处呢!公子容肺都要气炸了,他躲入仓库中就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相爱,就没有伤害,卫瑶的反应太厉害了,这让卫钺不得不怀疑,公子容和卫瑶之间没有猫腻,刚刚的幸福感像水一样在慢慢流失。

    卫钺还清楚的记得公子容进仓库前他看向卫瑶的最后一眼,是讨厌!因为每次他对卫钺好,卫瑶都要甩脸色(当然卫钺也一样啦!)所以他讨厌她了!

    卫钺心中的小毒蛇开始慢慢长大,闹吧!搞吧!尽情的闹尽情的搞吧!最好这次就自己把自己搞走!

    她知道卫瑶不是她,每次卫钺闹情绪,公子容都会来哄她,可卫瑶闹情绪,十有**,公子容不会理她,至少当着卫钺的面公子容不会理她。

    卫钺期盼着卫瑶闹点事出来,可经过前段时间的事,卫瑶居然也学聪明了,她居然不吵也不闹,可怜兮兮的趴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卫钺相信,任卫瑶再可怜兮兮,公子容都不会理她,因为卫钺相信公子容是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可这次出乎意料,公子容居然主动去哄卫瑶。公子容亲自把紫羯褂捧到卫瑶面前道:瑶瑶,这是如姬夫人赏的,名叫紫羯褂,世间仅此一件!

    虽然就是这么一句话,虽然他早就给了卫钺和卫珍一件,可卫钺觉得公子容这就是在哄她,就像公子容只要坐到卫钺身边就是在哄卫钺一样,这个男人套路深得很,他从来都清清楚楚的知道每个女人应该怎么去哄!

    卫瑶看了看卫钺的羽纱裘,再看看自己的紫羯褂,果然不生气了,公子容走进来时,担忧的看了卫钺一眼。

    卫钺冷冷的睃了他一眼,鼓着腮帮子,取了墙上的剑到院子里去练剑了!

    这次她不是简单的生气,而是恨!

    每当她恨他的时候她就会去练剑,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超常发挥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